位置:首页 > 司法考试 >

传承五代的教育“香火”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2-16 16

“太爷爷,爷爷和叔爷爷,父亲和伯父,堂哥和我,侄女和侄女婿……”李新喜坐在办公室里掰着手指头,一双手来回数了两遍,她笑着对我说:“我们家当老师的差不多20人。”

从太爷爷李鹤龄算起,湖南省娄底市第三完小李新喜老师家的“教育香火”已延续至第五代。

毕业于湖南一师的李鹤龄,与毛主席是同班同学。李新喜说,太爷爷去世得早,自己从未见过他,关于他的故事倒是听了不少:一直以自己和毛主席是同班同学而自豪,一直保留着在一师读书时的同学录,常拿着集体照回忆在一师求学时的往事……在那个动荡的年代,太爷爷始终坚信,只有当老师,培养出更多优秀学生,才能改变中国的命运,让国家走向兴旺。

“他一辈子都在农村教书,直到50岁去世。”关于太爷爷去世前的经历,儿时的李新喜曾听爷爷说过,印象极为深刻。

当时太爷爷正走在离校返家的路上。山路崎岖,此前数日就已感身体不适的李鹤龄突然晕倒。在路旁睡了几个小时转醒后,李老师从地上爬起继续往家赶。“因为怕耽误学生学业,太爷爷在学校里一直忍着没去看医生。”这次回家后,李鹤龄发起了高烧,几天后匆匆离世。留下两个儿子,全都当了老师。

大儿子李凤冈毕业于华东美术学院,此后一生直至退休,都在农村学校一线教书。

“爷爷是对我职业选择影响最大的人。”李新喜40多岁,仍念念不忘幼年时爷爷李凤冈的陪伴。一支粉笔一面墙,在爷爷手里变幻出一幅幅画。画的若是猫狗,爷爷便会学几声猫狗叫,讲几句它们的习性;画的若是连环画,爷爷必定会讲一段故事,或听几个孙儿编一段故事。到了晚间,爷爷就会学着太爷爷的做法,带孙儿吟诵古诗文,写毛笔字。

为了帮教书不久的大儿子提高业务水平,50来岁的爷爷,每周从自己工作的学校往返8个小时走到大儿子工作的学校,带着他临摹画作,写毛笔字,做手工,手把手地带了大儿子三年。

眼中看着这样的爷爷,耳边常常响起爷爷说的“希望你们长大都当老师”“李家的教育‘香火’要一代代传下去”“当老师很幸福”等话语,七八岁的小姑娘李新喜早早便立下了“长大后当老师”的心愿。

如今一眨眼,自己在一线教书也进入第28个年头。当班主任,教语文,28年走下来,李新喜坦言并不轻松。“但我从未想过离开”,李新喜始终记得从太爷爷那辈传下来的一句话,“从事教育工作,就是要把书教好,不要总想着去搞行政”。这句话,影响了家族五代近20位教师的从教观,“我们家没出过一位校长,全都在一线”,年年都被学校评为“优秀班主任”的李新喜说,站在离学生最近的地方,是自己感觉最幸福的时刻。

2015年送走的那届学生毕业时,家长们瞒着李新喜弄了个毕业典礼。夏夜的农庄里,熊熊篝火燃起,每个学生手拿一束鲜花,逐个走到李老师面前,送花,拥抱,再说一句心里话,让孩子们的“李妈妈”哭得稀里哗啦。

“不知怎的,我就想起了80岁的父亲。”退休了20年,父亲李萼辉炫耀学生也炫耀了20年。“广州工作的谁谁,已连续八年回娄底看我啦”“北京工作的谁谁,专程接我和老伴儿去北京游玩啦”“今早散步遇到谁谁,一定要请我吃早餐啦” ……父亲不厌其烦地向身边的亲朋好友炫耀着,80岁的人,眉飞色舞得像个孩子。

李新喜就仿佛看见了几十年后的自己,陶醉在一声声“李老师,我是你的学生”中。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2月12日第3版